top of page
  • Writer's pictureHymns

李常受弟兄晚年有哪些主要的負擔和囑託?


改制實行新路

一九八四年十月,李常受弟兄回到台灣,帶領實行神命定的事奉與聚會之路。當時,他有強烈的感覺應該回到台灣,爲主的恢復有一個新開始,他稱之為爲新路。因爲他領悟,在主。不僅如此,藉著他的觀察發現,連整個基督教幾乎已經停頓下來。統計數字顯示,幾個主要宗派的人數都在減少。基督教人數的增加雖少,回教徒和佛教徒的增加卻很多。這個事實使李常受弟兄對主恢複中的情形有極重的負擔,他認爲,在這末後的時代,主不會尊重祂過去所容忍不合聖經的實行。①


論到改制的目的,他又說:「消極方面爲叫我們真正脫離遺傳的宗教,積極方面乃爲恢複每個肢體活生機的功能,使基督和祂的身體得以開展。雖然我們用'改制'一詞,但我們不是改變一種作法,或一個制度;我們的目的,乃是願意在今時代,看見主和祂的身體,在祂的恢復裏得著開展。」②


受約束只有一種出版

一九八六年二月下旬,李常受弟兄在長老訓練中著重強調「受約束隻有一種出版」。他說:「我們若對主的恢復認真,就必須避免任何一種在難處上的牽連。我們在中國大陸時,只有倪弟兄有出版,福音書房單單也惟獨屬於他。…我自己從未出版任何東西。我總是將我的稿件寄到在倪弟兄和他幫手之下的福音書房;我的稿件該不該刊登,在於他們的分辨。我喜歡有人檢核我的作品,看看在真理上是否有些不準確。…我們只有一種出版。一切都是經過倪弟兄的福音書房出版的,因爲出版其實就是吹號。吹號不僅是在口頭的信息中,更是在文字上。...我盼望你們有些弟兄多多發展並解釋我所釋放的一切信息。不要僅僅說一些論點,加上你自己的'色彩'和'風味',這使味道改變,把我的信息破壞了。…我不狹窄。...這不是說我很能乾或很有知識。


但我不喜歡看見一些人僅僅重複我所說的,假裝那是他們的作品,帶著他們的風味和色彩。……這不是說我很能乾或很有知識。這全在於我們主宰的主有沒有給你這一份。即使我在中國大陸寫了一些書,我也從來不敢自己出版什麽。我不喜歡有另一種聲音。只有一種聲音必定是一,所以我們必須受約束只有一種出版。…有些人在浪費他們的時間,撰寫並出版他們自己的材料。這不是他們的份。……我勸你們眾人要顧到這事。你必須吞沒異議,不要讓異議吞吃你。」③


操練申言和晨興

一九八八年十月十日,李常受弟兄在台北釋放「當前的角聲與當前的需要」。在訊息的開頭,他說:「我盼望給大家有一點交通和勸勉。我在主面前有好多禱告和仰望,覺得主的恢複,...需要向主求一個新的復興。」與此同時,他也開始告訴並鼓勵在台北的聖徒操練申言。他說:「我像一個教練,把最好的、最上的、最超越的打球方法傳授給他們。…以往許多聖徒不清楚在召會聚會中該作什麽;帶領的人囑咐他們並勉勵他們說話,但他們不知道如何說話,或說什麽。我鼓勵所有的長老、同工、和全時間者,藉著每週末寫一篇申言稿,帶頭操練申言。”


在信息的末了,他又說:「你們每天早晨最好能夠早起;爲要早起,就必須早睡。不能早睡,就難得早起。早起對基督徒有莫大的益處。每天當太陽升起的時候,就是我們起床和主交通的時候。...我希望這件事在我們中間能好好實行。所有的同工配著長老們,在各地要吹這個號,喚醒眾聖徒,個個早睡,早起。一早起來,就先與主有好的接觸。不管別的事情多忙,多重要,都要等到和主接觸之後再去作。…早晨這樣與主的接觸,最好是半小時,最少也該有一刻鐘。這應該是很容易作到的。」④


不贊成獨立自治

一九八、十一月五日至八日,李常受弟兄訪問韓國眾召會。他在漢城召會談及基督身體的建造時,他說:「有人講地方召會乃是一個自治會,自己治理自己,一地一地各自分開。這個說法好像是對的,其實是錯的。因爲不是每一個召會都是一個身體,乃是所有的召會加起來是一個身體,而身體是不能劃自治區的。若是肩膀、手臂、手、頭、胸、腿等等,各自劃分爲自治區,就把身體完全分割了。即使身體表面可以分成一個一個的部分,裏面的血液循環也不能分。兩週前去看望一位老姊妹,正好一位中年姊妹來爲她的痛針灸。非常奇妙,她是在老姊妹的手指上紮針,竟然能治好她的腳痛。這就說出人的身體是生機的,整體的。林前書十二章二十六節也說,一肢體受苦,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。所以一個身體是不能被分割的,各個肢體也不能獨立自主。」⑤


(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底,在亞特蘭大感恩節特會中),他釋放了“基督身體的構成與建造”,又說:“我們都需要在同心合意裏有身體的感覺,並在一裏以身體爲中心。在同心合意裏,我們應當有身體的感覺;在一裏,我們應當以身體爲中心。在我們的考量裏,基督的身體應當是第一,地方召會應當是第二。美國成了地上最高的國家,不是因著美國各州的自治,乃是因著各州的聯合。任何一個地方召會宣告自己是自治的,那是何等的羞恥!地方召會完全是自治的這種教導,使基督的身體分裂。”


持守使徒的教訓

一九九〇年二月初,李常受弟兄在安那翰釋放信息時,他說:「我們的憲法乃是使徒的教訓,…我們若想要持續在使徒的交通裏,就必須先持續在使徒的教訓。教訓必須在先,然後才有交通。很少基督徒能告訴我們,使徒的教訓和使徒的交通是什麽。因爲這兩件事完全被人忽略了,所以整個基督教是混亂和分裂的。…使徒的教訓乃是神在新約中的整個說話,…今天神仍然說話,神在子裏向我們說話。」⑥


研究所有我們出版的書

一九九一年五月,在加州安那翰有國殤節特會中,李常受弟兄釋放了「世界的局勢和主行動的方向」。他在特會中呼召眾聖徒移民到俄國開展。同時,爲著主的恢復與復興,他說:「主的恢複乃是藉著爲祂說話的人擴展的。…主將神聖真理賜給我們的步驟。第一、我們有在聖經裏的神聖啓示,就是聖經的文字;第二、爲要使人得著神聖的真理,就需要有聖經的翻譯;第三、除了翻譯聖經之外,還需要有聖經的解釋。…生命讀經不是取代聖經,反而是解開聖經,解明聖經,把聖經裏追測不盡的豐富釋放出來。因爲聖經已經翻譯並解開了,所以我們需要明白聖經。我們必須藉著研讀翻譯的和解開的聖經,學習神聖的真理。…如果我們對主的恢複認真,我們必須研讀所有我們出版的書。…願主使我們有負擔學習神聖的真理,並爲著主的恢復和復興,將這些真理傳佈到各處。”


對付主恢復內在的難處

一九九三年八月十三至十五日,李常受弟兄在安那翰對加拿大長老們交通了「召會生活中引起風波的難處」。他說:「今天我們中間第一個難處是與承認神的說話有關。我從來沒有告訴別人不要說話,而我是惟一的說話者。我從沒有說我的職事是獨一的。我在我的著作裏一再表明,當我們說'那職事'的時候,我們是指新約的職事,而不僅是我的職事。如果我的職事是那職事的一部分,爲此感謝神。我們中間的難處,首先是因著我們忽略了神的說話。...我們中間也有一個難處,就是不承認領導。...我與倪弟兄在一起的時候,我們總是以他爲權柄,因爲神的話語藉著他臨到我們。因此,不是他在領頭,而是神的說話在領頭。神的話才是領導。...第三個難處就是有人想要在恢復裏作自己的工,因而使我們中間有了分裂的趨勢。...我們中間另一個難處,就是我們在主恢復的實行上不夠強,實行召會生活時,忽略了主恢復的基本真理。...第五個難處是我們不在意懲治。那個懲治就是避開製造麻煩者。”


相調的實行

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七日至三十日,李常受弟兄在加州安那翰釋放了關於相調的信息,後彙編成書爲《相調的實行》。他說:「我們不該忘記,眾地方召會不是神的目標。許多被帶到這恢復裏的人,愛地方召會到極點,他們非常強調地方召會。然而,我們不該以爲,我們進入地方召會的生活,就達到神永遠經綸的目標。...我寶貴眾地方召會,和你們一樣。但我寶貴眾地方召會,是因著一個目的:眾地方召會是將我帶進基督身體的手續。眾召會是身體,但眾召會也許沒有基督身體的實際。因此,我們需要在眾地方召會襠,使我們能被引進或帶進基督身體的實際。”


要有一的見證

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三日,李常受弟兄在安那翰開始釋放「三一神的啓示與行動」。他說:「你們每一位在主的恢複裏,不是同工就是長老;就這一面說,你們乃是重要人物。主的恢複將會如何,就看你們長老和同工如何。因此,我認爲我在這裏所釋放的乃是非常緊要的。我願意在這關頭,使你們對十大緊要的'一'有正確的認識。這樣你們就會知道我們是誰,我們在哪裏,我們該往哪裏去。'我們'就是指主的恢復。”


十二月十五日,他與八位同工交通時,又說:「弟兄們,主恢復真正的危機,不是從外來的,而是有同工沒有看見基督的身體,沒有身體的感覺。結果他們就作自己的工,作自己的職​​事,作自己的事;他們沒有一的見證,就是基督奧秘之身體這個一的見證。…我請求你們對這工作,給予最高的合作。我說,最高的合作,意思是你們要晝夜深入探究這些事,就像我所做的;第二、你們必須經歷這些事;第三、你們必須過神人的生活;第四、你們必須作得勝者,持守身體的每一個原則。」⑦


要正確地跟隨人

一九九六年八月十九日至九月十六日,李常受弟兄與長老們有一系列的談話。他說:「我願意進一步與你們交通一些緊要的事。我們必須提防幾個因素...在召會裏,你可能想要作長老,甚至作領頭的長老,作長老中領頭的。再則,你的野心也可能是要爲你的工作得著一個地方,甚至一個區域。…區域就是小王國,你可能想要成爲這區域中的皇帝,叫每件事都在你的控制和統治之下,每個人都必須聽從你。…你的野心又可能是要擄擄人作你私人的同工。你可能爲這目的吸引、迷住並奪取人。這意思是說,在主恢復你的工作裏,你有一個黨派,裏面有一些非常接近你的人被你俘虜、吸引並迷住。他們欣賞你的能力,稱羨你的性能,所以和你站在一起。然後,他們就成爲你專屬的同工。他們是一般的同工,卻又專特的成爲某人的同工。...我們也應該提防驕傲,...提防自義以及暴露他人的失敗和缺點。.. .我們還必須提防不模成基督的死。”


要繼續一年七次的聚集

一九九六年秋天的時候,在李常受弟兄的家裏,弟兄們以及有特別服事的弟兄們來在一起。李常受弟兄對弟兄們說:「在我走到主那裏去之後,全時間的訓練必須繼續;一年兩次的夏、冬季訓練也必須繼續,還有每年的國際華語特會,長老負責弟兄們的兩次訓練,國殤節特會和感恩節特會,這七次的聚集必須繼續。我要你們把這個當作我的遺囑,整個主的恢復,你們要繼續一年七次的聚集。」⑧


照著神的接納而接納人

一九九七年二月,在美國加州安那翰有新春國際華語特會。李常受弟兄交通說:「關於照著神並照著神的兒子接納人,有太多要我們學的。我們已過在這些點上有過疏忽,因而對不起基督的身體,對不起許多主裏的弟兄姊妹,爲此我在主面前有很深的悔改。…當然,公會中的分門別類是錯的,是神所最定罪的事,但在公會中真正蒙恩得救的人,都是神的兒女,他們都是神所接納的。因此,我們也當接納他們,但我們絕不可有份於他們所在的分裂。”


相調的講者

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四日,李常受弟兄寫了「一封感激、交通的信」。他說:「寫給所有與我一同有份於主恢復的人,就是那些愛職事,藉著職事享受並分享包羅萬有之基督那追測不盡之豐富的人,也是那些樂意出代價尋求、贏得、且跟從我們所愛的主耶穌,並在營外忍受祂所受凌辱的人:我從心的深處實在感謝你們,對這些年來你們對我的愛、關懷、和代禱,充滿了感激。我信主已經垂聽你們的禱告,並會記念你們爲祂的一個微小奴僕所作的一切。...主若給我力量和時間,我願在要來的日子中,繼續事奉並爲祂說話。主給我看見,祂已經預備了許多弟兄,與我相調著同作奴僕事奉。我覺得這是主爲祂的身體所作主宰的供備,也是現今爲著完成祂職事的路。我非常寶貴你們照著內住之靈的帶領並引導,繼續爲我有更多的代禱,讓主照著祂最好的旨意答應你們,好成就祂永遠的經綸,以終極完成祂永遠的目標新耶路撒冷。與你們同有份於經曆並贏得基督者。”


不要再作自己的工

一九九七年四月這段期間,李常受弟兄交通到一段話,他說:「同工們要看見,我們只該作一個工作...我們這麽一層一層爬上去,爬到最高點就是大家都一緻了,都沒有肉體了,沒有天然了,都是在靈裏,都是天國,都是新耶路撒冷裏的人。這就是那個最高點。...相調弟兄們照著我所講的去講,我信他們所講的不會差。長老同工們也都看見了,他們的工該怎麽作法,他們該作什麽工,達到什麽目的。今後不要再作自己的工,只作新耶路撒冷的工。」⑨ 這是他離世前最後的負擔和囑託。

李常受弟兄曾說:「我一直受倪弟兄的教導、造就、並成全,而且他一直是爲我所尊敬、觀察、並衡量,達四分之一的世紀。我有充足的信心和把握,我如此爲著主的權益,在地上主當前的行動上跟隨這一位恩賜,乃是絕對出於主的。我說我跟隨一個人,一點都不覺得羞恥,這人乃是今時代獨特的恩賜,並今時代神聖啓示的先見。…我藉著倪弟兄所看見關於基督、召會、靈、與生命的啓示。我從他所得著生命的灌輸,以及我從他所學習關於工作和召會的事,需要永世來估量其真正的價值。…我們回頭來看,倪弟兄有什麽成就?我又有什麽成就?我們所作的,都是留下來給主自己恩待祂的兒女們;我們所作的,就是主的恢復。」⑩



①.李常受,《恢複的進展》,第五章;《劃時代的帶領—新路實行的異象與具體步驟》,第十六篇

②.李常受,《劃時代的帶領—帶領聖徒實行主所命定新路》,第五​​篇

③.李常受,《長老訓練》(八),主當前行動的命脈,第十一章

④.李常受,《當前的角我們當前的需要》,第四篇

⑤.李常受,《神的經綸與基督身體的建造》,第六篇

⑥.李常受,《三一神作三部分人的生命》,第一篇

⑦.2002年冬季訓練,《哥林多前書結晶讀經》,第八篇

⑧.2001年國殤節特會,《神人的生活-一個禱告的人》,第一篇

⑨.2006年夏季訓練,《基督的身體結晶讀經》,第十二篇

⑩.李常受,《聖經中管制並支配我們的異象》,第二篇

5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我們可以學習敬畏耶和華

申命記十四章二十三節下:『這樣,你可以學習時常敬畏耶和華你的神。』 申命記十四章二十三節下半題到,你可以學習時常敬畏耶和華你的神。這是甚麼意思?讓我舉例來說明。我們繳納所得稅,是敬畏政府。你必須謹慎,繳納得正確;若繳納得不對,就冒犯政府。這正是這裏所題的。神命定這規條,使祂的百姓可以學習敬畏祂。他們若不獻上田裏種子所繁增的十分之一,不獻上牛群羊群中頭生的,意思就是他們不敬畏神。這意思是說,他們是按

今日召會生活所需要的

保羅似乎在告訴腓立比人:『你們思念同一件事,並享受基督,這是非常的好。這使你們能有一些東西獻上給神作祭物。我願意成為奠祭,澆奠在你們的祭物上。這就是說,我願意將我所經歷的基督,澆奠在你們對基督的經歷上。』這是我們今天在召會生活中所需要的。眾聖徒都需要思念同一件事,好對基督有完滿的享受。然後當他們來在一起時,他們就能向神獻上基督作祭物。不僅如此,召會也需要使徒和領頭的人,對基督滿有主觀的經歷,好成為

那地有小麥與大麥

主對你是小麥嗎? 你有沒有小麥的經歷? 『那些像鳥兒一樣飛翔在天空的青年弟兄們,沒有小麥。當他們來到教會聚會中的時候,他們是自由地飛翔,但是他們的手中沒有一點小麥。然而當他們結了婚,在他們的限制裡經歷了基督以後,受限制的耶穌就像小麥在他們裡面開始長大。』(聖經的核仁,第六篇) 以諾與神同行的見證 我要特別題起以諾的事。創世記五章二十一至二十二節說,以諾活到六十五歲,生了瑪土撒拉之後,與神同行三百年

Comentarios


bottom of page